中国企业重组整合第一机构企业债务重组&产业资源整合

2018-01-22——毫无疑问,在中国,企业家这个人群正前所未有地被重视
已被浏览5634次 更新日期:2018-01-22 14:21:17


2017年9月25日,中央首次发文明确企业家精神的地位和价值。这一幕在很多老一代的民营企业家来说,似乎很难想象,正如前段时间刚刚仙逝,素有“企业家常青树”鲁冠球所说,他们那代人的创业“从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东躲西藏,到在计划经济夹缝中‘野蛮生长’,再到改革开放中‘异军突起’,以及全球化中无知无畏闯天下,可以说是跌宕起伏。”

好在,《意见》开始明确强调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



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称为企业家?

管理学家德鲁克的定义是 “企业家是敢于承担风险和责任,开创并领导了一项事业的人。”

但是我认为,企业家是一个人群,是一种行动,更是一种精神,一种永不言败、百折不挠的精神。创业者只有经历了冰与火的考验,最终才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成为真正的企业家。

在过去的一周时间里,我先后见到了两个企业的老总,君乐宝乳业有限公司总裁魏立华和山东正和岛岛邻机构轮值主席烟台福明蜂产品董事长吕明,他们是我眼中真正的企业家。

魏立华 :

中国乳业要从废墟上站起来

提起魏立华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但知道君乐宝的人估计不少。君乐宝这家坐落在河北石家庄的民营乳企,和当年的很多企业一样,曾经被“三鹿三聚氰胺”事件压在了五指山下。尽管当时,君乐宝的各项检查并没有问题,但在此后的十年中,中国乳品全行业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2008年中国奶粉进口量为14万吨,2009年激增到31万吨。2016年,中国奶粉进口量达到60.4万吨。中国消费者冲到德国、美国、新西兰等世界各地海淘奶粉,对国内的乳企视而不见。

甚至,当看到越南的酸奶都卖到中国,魏立华说他脸上火辣辣的。

2012年,魏立华去德国参加一个行业内的展会,一行50人,一下飞机,他们的第一件事儿是一箱一箱地抢奶粉,带了一盒名片的他,整整十五天,没好意思发出一张。

也正是这次经历,魏立华决定君乐宝要进军奶粉,他要一点一点地把国人对国产奶粉的信心重新从废墟上拾起来。

要知道,重建信任的难度应该不亚于西天取经。所以很多人都反对,但拗不过魏立华。高管们让了一步,劝魏立华,“魏总,奶粉可以做,但咱另起炉灶,别在石家庄做,别用君乐宝的牌子,即便做砸了也不影响咱们辛辛苦苦十几年在酸奶领域的努力……”

可魏立华却反问:“不孤注一掷怎么能做好?!”

于是,君乐宝开始从奶源、原辅材料、以及生产等各个环节抓奶粉质量。他们的牧场被评为国家AAAA级景区,他们只与世界最顶级的奶源辅料工厂合作……


君乐宝自动生产车间

可惜即便花开也无人敢采。

奶粉刚上市的时候,他们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做广告,只要打个电话就免费送奶粉,但平均一天只能送出去三罐。当他们做电话回访时,对方却说,奶粉只是拿回来让狗狗试试,没敢给孩子喝。电话这头的君乐宝员工眼泪就刷刷地往下掉。

魏立华鼓舞他们,别灰心,继续送,甚至那段时间自己也跑出去送,一上午送上五六家。

第一年赔了八千万,而整个集团的利润不过才一亿多。

魏立华眼没眨一下,带领着高管继续干。而这时员工们都开始用自家奶粉,君乐宝奶粉事业部总经理刘森淼的小儿子从一出生就用君乐宝奶粉。信任就这样慢慢的传递了出来。

到了2015年,君乐宝婴幼儿奶粉率先通过全球食品安全标准(BRC)A+认证,成为全球第一家,到目前为止也是唯一一家获得A+顶级认证的婴幼儿奶粉企业;2016年8月,成功进入到了香港市场;2016年双十一期间,天猫超市上君乐宝奶粉当天卖了2600万,在奶粉行业中排第一,是国产奶粉第一次超越了洋奶粉。

直到现在,君乐宝奶粉才敢说某种意义上终于推到了五指山,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的认可。

魏立华从2011年开始跑步,2012年开始做奶粉,他找到了二者的共通性“做奶粉就像跑马拉松,你不知道前面的路有多远,但只要努力、坚持,突破极限,就一定能成功,一旦松懈,就会彻底失败。”

今年1月24日,习大大考察了位于张家口察北管理区的旗帜婴儿乳品公司——这是君乐宝投资组建的一家奶粉工厂。

他详细视察了君乐宝的全自动生产线、中控室、灌装生产线以及自动挤奶系统,原定15分钟的考察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

魏立华仍然清楚记得习大大说的最后一句话“要培育出世界知名度的乳业品牌,一定要让祖国的下一代喝上好奶粉”。



习大大的寄语

他说,“国家最高领导人为什么专门来到我们企业?他这是在给整个中国乳品行业打气啊。中国乳品行业是时候该站起来了!”

吕明:

人生不过是从头再来

“中国一年蜂蜜的产量是30万吨,但一年能销售100多万吨,多出来的70多吨是什么东西?”

这是烟台福明蜂产品董事长吕明给我普及的第一个行业常识。

作为我国第一批日语翻译,吕明经常和日本人打交道,也深受日本文化影响。

90年代末,他弃政从商,想生产出在日本看到的一样高端的蜂蜜。

蜂蜜产业最关键的就是有上等的蜂源地,这样就要求远离城市、工厂和农村,吕明走遍全中国,终于在青海、新疆、内蒙以及山东相中了四个。

之后他又引进先进设备和管理,整个生产环境做到了和医院手术室一样的卫生级别。

直到今天蜂蜜产业的中国国家标准的检测项才20多项,但福明从一开始就引入了日本的380多项检测标准。光一批次的光检测成本福明的蜂蜜就比国内标准的产品多2万块。高标准下自然是好产品,到了今年,福明的蜂蜜已经连续出口日本18年,“福明”这两个字在日本成为了免检招牌。



但在中国,这样的蜂蜜的接受度并不高,根源还是对本土食品安全的不信任。

有次,一个朋友来看吕明,带来了从日本买回来的蜂蜜,吕明哭笑不得,因为这是自已生产的,日本企业进行了二次包装,就以高于原来十倍的价格再卖给中国消费者。

“最可悲的就是直到现在大部分中国人都不相信中国本土企业也能生产出国际标准的产品”,吕明显得非常无奈。

有朋友给吕明建议,不如直接到新西兰注册一个公司,换个包装再卖回来。吕明拒绝了,他希望把福明打造成为一家中国本土的百年企业,他骨子里还是相信“酒香不怕巷子深”。

他不怕现在的消费者不知道,他最怕的是大环境的恶劣,因为他经历过。

在福明创立刚满十年,有人看上了老工厂那块地,不惜动用黑白两道的力量,而最糟糕的是吕明的老母亲此时也重病住院了。一边是自己辛辛苦苦打拼十年的事业,犹如自己的孩子;一边是含辛茹苦养大自己的老母亲,吕明左右为难,他只好白天尽各种努力去保住工厂,晚上,他又赶到医院陪着老母亲……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努力,工厂没保住,被人夺走,而给予的赔偿只有10万块,而他的老母亲也辞世了。

一瞬间,吕明一切归零,那段时间电台里经常播放刘欢的《一无所有》,吕明每天晚上就一个人就在海边开着车,大声地跟着刘欢边哭边唱……

哪怕到了今天,提起当时当日的情形,吕明的眼眶仍会湿润。

我问他,那时想过放弃吗?

吕明说,没有是假的,但母亲在生前给自己写下了很多毛笔字,告诉自己人遇事儿不能变怂,得有韧性。吕明现在把这些字贴在公司的各个地方。

后来,在朋友以及员工的支持下,福明的新工厂建成了,也就是现在位于烟台高新产业园区的福明工业园。

刚刚结束的十九大会议,吕明认认真真地听了习大大的两个半小时的汇报,作为一个先后经历过大困难时期、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以及改革开放的人,他说这次他感觉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他很兴奋,“好人赚钱的时代就要来了,相信我。

34.png

防伪验证|联系我们|投诉平台|友情链接|中和正道商学院

Copyright 2017 上海中和正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备170133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