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重组整合第一机构企业债务重组&产业资源整合

陈有西
已被浏览6614次 更新日期:2017-05-25 16:19:30

1.2.jpg


陈有西,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兼主任,一级律师,兼职法学教授。曾在浙江省公安厅、省委政法委、浙江省高级法院任职。后辞职成为专职律师。业务范围涉及刑事辩护、公司法律风险防范和公司并购、建筑房地产、国际贸易、知识产权、香港上市、重大行政诉讼和集团评讼。2010年获《时代周报》时代人物,《中国律师》杂志年度新闻人物。2011年获《中国新闻周刊》“影响中国年度人物”;《南方人物周刊》“50名中国年度魅力人物”。


陈有西学术网:1、http://www.glawyer.net/                           

2、http://www.chenyouxi.com/cnweb/ 


专职律师 


1999年获律师资格,辞去公职,成为一个专业执业律师,创办合伙制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任合伙人会议主席。

2000年评为二级律师职称。

2002年被选为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委员会委员,副秘书长。

2003年中国证监会独立董事培训班结业。

2003年5月调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任主任。

2004年因业绩卓著被杭州市律师协会通令嘉奖。被全国律协常务理事会任命为宪法与人权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2005年被评为杭州市十佳优秀刑事辩护律师。同年京衡所被评为杭州市优秀律师事务所。

2005年12月被聘为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法律硕士(JM)导师。

2006年杭州市司法局授予优秀共产党员称号。被浙江省委\省政府批准评为浙江省2001-2005五年普法先进个人,通报奖励。同年被杭州市政府授予中介服务业标兵称号。

2007年组建京衡律师集团,五个成员所100多位律师和助理,为浙江省首家律师集团。 浙江省律师协会授予浙江省律师事业突出贡献奖。

2008年评为一级律师。应邀成为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客座教授,并成为著名公知。 


后担任国家开发银行浙江分行、杭州湾集团、三花集团、西子集团、多家房地产公司等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担任北京振冲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为德国西门子公司、四川五粮液公司等国内外著名企业进行专项知识产权保护法律服务。担任日本国日中贸易协会中国事务常年法律顾问,为日资企业友成控股公司香港上市提供全程法律服务。多次应邀参加全国人大《行政处罚法》、《行政许可法》、《立法法》、《行政强制法》等起草论证会议,曾借调最高法院参加起草《全国法院十年规划》。 


《人物》杂志社专访:


陈有西:就是一敢让人发抖的律师:http://www.scxsls.com/a/20140208/100338.html

陈有西:良知律师的边界艺术:http://www.glawyer.net/article/208.html

民间借贷 怎样避免曾成杰式悲剧:http://news.hexun.com/2013-07-19/156314910.htm

l陈有西在北京民营经济发展论坛上的演讲:http://www.360doc.com/content/15/0416/09/22945225_463571813.shtml   


个人专著 


陈有西发表了大量法学论文和十多本法学著作,主要有《定罪量刑指南》、《反不正当竞争法律适用概论》、《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知识产权法》等,其个人网站《陈有西学术网》是中国法律人博客点击量最高的网站,2012年5月已经达4500余万人次。


为浙江电视台"给你说法"等法制栏目担任嘉宾每年十多次;在《浙江法制报》连续三年开设"有西说法"专栏,定期发表文章。 陈有西主任为浙江电视台《给你说法》担任嘉宾,并担任常年法律顾问 


典型案件 


2009年12月20日,陈有西接受李庄家属委托,为李庄进行辩护。

2009年12月30日上午9点到12月31日凌晨1点,在长达16个小时的庭审后,李庄案件一审休庭。

2010年1月8日,李庄被一审宣判有期徒刑2年6个月。李庄不服,提出上诉,坚称自己无罪。

2010年1月15日,李庄的辩护人再次到看守所会见他,他依旧表示自己无罪。

2010年2月3日,李庄案件二审开庭,李庄当庭认罪。

2010年2月9日,李庄终审被改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  


视频链接陈有西律师全面解析李天一案:http://v.ifeng.com/ent/others/201308/019dab72-5f23-40e7-9dd9-289f1cc08659.shtml

陈有西律师在西北政法大学的讲座:http://v.youku.com/v_show/id_XNjc3NDkwOTc2.html 

 京衡十周年湖州演讲: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Y3MDEyODQ4.html  


    

陈有西:中国很多实业家没有安全感


       凤凰网财经讯 2月7日,天则经济研究所金融秩序司法公正研讨会在北京青竹宾馆召开。本次研讨会的主题是由吴英案引起的讨论——“金融秩序和司法公正”。京衡律师集团董事长兼主任陈有西表示投资性产业结构加剧了民间的金融风险,我们中国的很多实业家是没有安全感的,很多企业都投向了获利性,暴利性的产业,民营企业短期行为的产业结构加剧了民间金融风险。 


以下是文字实录: 


投资性产业结构加剧了民间的金融风险,我们中国的很多实业家是没有安全感的,很多企业都投向了获利性,暴利性的产业,比如说房地产泡沫谁都知道,民营企业有钱去炒楼,炒地皮,所有企业家没有长线的思维,他巴不得三个月就把资金拿回来。温州大量的游资曾经有几千个亿放在二手房炒房当中,二手房被打压之后他转向了炒矿,煤矿被收回国有以后,几千亿的矿产资金又回来了,没有地方好去,没有办法办民间银行,那么多资金全在民间非理性流通,高利贷流通。民营企业短期行为的产业结构加剧了民间金融风险。 民间游资为什么盛行高利贷,第一,它是中国历史上最原始的融资方式,就是借钱得利息,没有什么文化,也不要复杂的金融衍生品的知识,所以它是最简单的。还有是看得见,通过亲友借钱,都是看得见的人,所以崩盘往往是亲戚朋友先套死。还有一个原因,大量的民间资本没有地方去,转向了投机逐利,干部的信贷通过银行的合法利息再转向高利贷利息,通过信息的优势。民间游资高利贷盛行不但是温州,也不但是浙江,稍微发达的地区普遍是存在的。 我讲一下法律界限,民间金融犯罪的法律界限,现在社会上很多不搞法律的人看不明白,叫集资犯罪,非法集资。集资问题,第一个是合法的民间借贷,民间的借款是可以的,受法律保护的。二是涉及到刑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没有非法集资罪的,一个是非法,一个是公众,一个是存款。三是集资诈骗罪,金融持续犯罪,集资诈骗罪是侵犯了财产权,把钱骗走了,一个是持续性犯罪,一个是侵财性犯罪。非法吸收存款是30户以上才算,吴英的11户不算,这扩大了司法解释的概念。集资诈骗是你是非法想占有人家的钱,隐瞒真相,这是三种行为,一个是民事行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是10年以下,集资诈骗可以判死刑,这三个概念我们要把它搞明白。 

 

 

陈有西:民营企业的九大生存风险

 

  第一种是政治意识形态导致的风险。我们的刑法思想是受宪法的统率,"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私有财产是限制和剥夺的。而宪法思想来源于建国理论《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里开宗明义的一句话,终极目的是消灭私有制。因此,中国法律存在着天然的消灭民营经济的基因。我们需要对一些不适应今日中国国情现状的思想进行反思清理,在基础理论上给民营经济合法地位,而不是消灭它。 

 

第二种是打黑扩大化导致的风险。因为很多民营企业有一定的原罪,比如偷税漏税、假发票等行为。去任何一个民营企业查,找几个罪名很简单、很容易。累积那些企业主的几十年下来的各种不是,一堆罪名就有了,就可以给他们套上黑社会的帽子。人就可以杀掉或者判无期,财产可以全部没收,完全剥夺。如此下来,使得由改革开放形成的民营企业的成果,一个刑事判决就可以把它结束掉。

  

第三种是财富权力化转移问题。以前可以通过暴力革命的方式重新分配社会财富,现在有了270 多部法律,不能用这种革命的方法任意剥夺了,就用司法的手段,重新剥夺和分配财富,用公权力和司法权力重新进行掠夺,重新进行瓜分。已有大量案例充分说明了这种现实的风险。

  

第四种是经济行为的政治化问题。企业家要获批一个项目,拿到各种许可证、土地、税收优惠,在官场腐败普遍化的环境下,就要屈从于权力寻租,同有权人进行权钱交易勾兑。建好一个项目的过程,往往是自己黑化的过程。企业家的好多行为,就这样都跟行政权力搅在一起。一旦官员受贿案发,行贿的企业家马上就会被牵扯进来。现在很多企业家出事,都是涉及行贿犯罪。 

 

第五种是官员短期政绩观的风险。谁当市长、县长,谁就希望在自己的任上,GDP和财政收入增长快一些,能够搞出几个大项目来,对形象和仕途都有好处。再加上一任新官都有一些企业家兄弟围着转,要项目、要发财机会,因此对原定的地域范围的项目要重新洗牌,这样一种新官旧官抢项目的内斗,往往也导致借助司法手段搞企业家。

  

第六种是计划经济的余毒,权力插手民营经济。很多官员没有企业自主权观念,公私不分。习惯于将私营企业当成国有企业来管理,权力的运用没有界限,肆意地插足民营企业的内部事务。从来没有想过民营企业享有自己的经营自主权和财产私有权,从来不明白民企的最高权力机构,是其本身的股东大会,不是国家国资委,也不是财政局、工商局,也不是市长、县长,缺乏基本的《公司法》法律观念,非法干预民企的行为在全国非常普遍。

  

第七种是刑法罪名的泛犯罪化立法。中国实行市场化改革以来,《刑法》进行了八次修正,光市场经济秩序方面的犯罪罪名就有112 个。有很多罪名专门针对民营企业家,当然也有专门针对国企老总的。而“严格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成了这些年的全国性现象。如果听话愿意交税的,帮我去搞政绩工程的,我扶着你,一旦不高兴了随时收拾你,找个罪名易如反掌。为了一下搞准、搞死、不让他翻案,往往多准备一些罪名,这个不行定那个,东边不亮西边亮。总能把一个民营企业家搞死。由于法律的泛犯罪化立法,法律成了他们滥用权力随心所欲的工具。  


第八种来自行政权、司法权腐败对企业家的敲诈勒索。顾雏军最早就这么出事的——对权力者所提出的敲诈索贿没有满足。顾雏军跟我讲,我不是不愿意给钱,500 万又不是大钱,我完全可以给他,但是给他我这一辈子就讲不清楚了,万一他抓进去把我讲出来怎么办?所以我不是不愿意给钱,是我不给也不行,给也不行,不给他查我,我给了他将来一辈子的隐患,所以企业家怎么活?  


第九种是政法人员知识更新和执法水平的问题。这个问题也很大,我们一些政法人员法律知识非常陈旧,不知道中国社会主义三大特征在这30 年中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还是计划经济、不保护合法财产、打击资本获利、打击财产性收入、打击投机倒把、抑制平等竞争市场流通那一套旧观念。不懂自由经济、市场经济的理论,包括一些金融知识,包括财务知识、现代公司企业制度知识、电子商务的知识、知识产权的知识,《公司法》、《民法》的知识,都非常薄弱。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导致法律水平和执法思想落后。 

 

我们的执法思想没变,产生了非常大的冲撞。

社会主义特征的三大理论,是以公有制为主体、计划经济和按劳分配理论,通过30年的改革,现在全部都变了;  

第一,现在非公经济已经是占主导地位了。除了垄断企业还在国家手里,比如浙江财政收入,税收74% 靠民营经济,所以公有制为主体,在很多省份在全国经济成份比例中,都已经改变了。  

第二,我们不但党的纲领,连《宪法》都修改了,宪法已经明确写上了社会主义现在是市场经济四个字已成为过去。  

第三,以前我们只有榔头、锄头挖来的钱才是合法的,资本的获利,我们基本上是否定的就是资本中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流着工人的血汗。现在我们不但允许和支持资本获利,还开放了股市、期货市场,开放了风投市场。我们已经明确向民间讲,要保护财产性收入,也就是资本获利,我们不但按劳分配,还按资分配。按资分配的比例往往已经超过了按劳分配。  

此外,社会主义的第四个特征,小平同志后来说的,社会公平的观念,也产生变化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强调积极发展,梯级发展,允许收入拉开差距,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现在一种绝对平均主义思潮又抬头了,要求大家一起贫穷,绝对不准收入拉开差距,不要造蛋糕,而是分蛋糕。在社会公平的观念上也是非常落后的。  

改革开放以来的这四大变化,导致整个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包括法律制度出现严重脱节。  

社会主义三大特征,经济基础的特征,都关系到制定法律的基础。法律反作用于经济基础的方面。但我们的执法指导思想、刑法立法思想没有改变,还是按照原来公有制、计划经济那一套。  

比如说公有制保护这一块。《宪法》规定了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刑法》这一块,就搞了歧视性立法。公有财产强保护,私有财产弱保护。  

比如贪污罪,拿了国有资产500 万贪污,可以判无期徒刑,可以判到死刑。但是拿到私营企业同样的资产,拿10 个亿,只能判15年,判不了死刑,为什么?因为我们立了另外一个罪,叫职务侵占罪,不叫贪污罪。  

我们还有一个挪用公款罪,是无期徒刑,如果是国有的企业、财产,挪用500 万,可以判无期。又有一个挪用资金罪,哪怕挪用了私营老板的10 个亿,也只能判10 年。因为挪用资金罪最高刑只有10 年。人们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哪知道,立法本身就是歧视的、不平等的。民营经济是弱保护,公有制经济是强保护。在我看来,我们的立法指导思想出问题了。  

在这种经济改革加快、政治改革滞后的环境下,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冲突越来越激烈,最后挤在岩石缝里面的,就是以私营资本经营为特征的民营企业家。  

所以,企业家只知道自己做生意,不关心刑法知识是不行的。因为刑法随时可以剥夺你的权利、剥夺你的财产。吴英就是死缓。湖北龚家龙,无罪释放后,上市公司财产已经全部丧失。  

在这样一个环境里,你说是哪一个案子冤枉,意义已经不大了。以前我总关注呼吁社会关注哪一个案子冤枉,我现在不大呼吁了。我转向关心更大范围的问题。因为一两个案子的纠正和无罪,已经解决不了全面性的法律基础的问题,它天天可以产生新的冤案。不解决一个刑法的基础思想问题,不重新改造我们的经济刑法,中国的民营企业家永远会走在监狱的路上。  

同时应该看到,"严格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的问题,实际上严重压抑了中国市场经济的活力,破坏了市场经济的秩序,严重扼杀了中国经济的发展


防伪验证|联系我们|投诉平台|友情链接|中和正道商学院

Copyright 2017 上海中和正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备1701337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