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重组整合第一机构企业债务重组&产业资源整合

【中和正道资讯】周德文:问道民间企业融资
已被浏览333次 更新日期:2018-11-28 10:20:12

2018年,经济局面几多风雨,寒意迫人。在“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部分企业经营困难较多,长期积累的风险隐患有所暴露”的宏观形势下,民营企业成为矛盾焦点,融资困难进一步加剧。年关将至,形势可趋好转?



周六早上,《杭商》记者趁着著名经济学家周德文短暂经停杭州的契机,带着上述问题,来到他所下榻的新侨宾馆,向这位与各类民营企业打了四十年交道的被称为最接地气的经济学家问道中国民营企业融资。


关键时刻



采访甫一开始,周德文即语意严肃地说,中国民营企业已到了空前的关键时刻。与往年相比,多重因素的叠加加剧了企业的钱荒,更使得民营企业的融资困境从中小企业蔓延到上市公司。“往年,不好的企业才会面临资金问题。可如今,大多数都面临了,好的企业并不多。我们整个社会的流动性普遍不足。”周德文不无痛心地说。



11月初,周德文赴北京开会,某一位相熟的企业家连夜从沈阳连续驱车7小时来北京,向周德文“紧急求救”。周德文描述称,这家沈阳的规上企业塑造的商业模式一度被当作东北典型,如今却已负债两百个亿,其中包含银行借贷一百二十亿、民间借贷50亿、政府税收等几十亿欠款。因债务逾期,该公司面临着诉讼、仲裁、银行账户被冻结等风险,企业负责人也被纳入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无法搭乘高铁、飞机,故只能驱车来京,几乎丧失了所有能动性。


陷入资金危机的企业犹如垓下之围中的项王,也曾力拔山兮,也曾所向披靡,但当下却是四面楚歌,前已无通路,后不见归途。“一个企业多久能赚两百亿?政府不拉它一把,它能行么?”周德文叹息道,“如今,这些深陷债务泥潭的规上企业比比皆是,更多的企业资金流动性不足,已到关键时刻。”


全球经济走弱的大环境下,时间的脚步却依旧匆匆。年底是我国传统的清算高峰期,大部分债务将集中在年底清算,企业面临的资金问题愈发窘迫。


“你还记得2011年民间借贷危机温州企业家批量跑路躲债的事情吗?”周德文扶了扶眼镜,认真地问。



在普通人的记忆里,2011年温州企业家因资金链断裂接连跑路,留下了满地债务、大量欠薪,以及《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的神曲。对于温州民间金融史上,这场空前规模的跑路事件,时为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曾归纳说,金融危机以来,山西煤改、迪拜危机、楼市限购、股票暴跌,这些钱都回流到了温州,使得温州民间借贷的利率水平超过历史最高值。由于大多数中小企业的实业毛利润不会超过10%,一般在3%-5%,很多企业因为无法偿还高利贷被逼上绝路。在跑路“重灾区”温州龙湾区永强镇,仅8月份就发生了二十多起跑路事件,其中涉及10亿元以上的“老高”跑了3人。


往事会否再来?周德文忧心忡忡地说,在如今的经济形势下,如不干预,企业过春节将有一定的难度,类似2011年温州企业家躲债跑路的现象可能会在中国重现。


 纾困政策



今年的第三个季度开始,从中央到地方频频释放救市信号,紧锣密鼓地出台了一系列针对民营企业的纾困政策。


“无论是财政、信贷还是其他层面,老三十六条、新三十六条、七十八条等等,政府层面的条条框框有一大堆。但我们缺的不是政策,而是政策执行的力度。”周德文说,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地方政府在政策贯彻和执行的力度上不同程度地打了折扣,直接导致了,企业家层面对政策的落实依旧持严重观望的程度。“政策的出台绝不能朝令夕改,我们希望决策层面能倾听基层的声音,谨慎出台政策,保持政策的稳定。”


尽管越来越多的企业资金面正有所改善,但民企的融资难题并未完全解决。周德文呼吁地方政府继续正视民企困境,迎难而上,挺身而出,向企业伸出援手,他也提出了相应的应对措施。



一是央行实施新一轮降准,增加社会资金的流动性。


二是地方政府以有效的措施积极帮扶民营企业,如向民营企业方面释放能产生直接盈利和回报的项目。


三是地方政府对已陷入困境但拥有良性发展潜力的企业进行危机处理,如设立专门机构,研究解决陷入困难的龙头企业的债务问题。


四是政府层面鼓励支持社会力量帮扶企业,扶持帮助企业处理危机的中介机构。


金融改革



钱塘潮起潮落,这一轮危机终将退去,而下一场又将悄然蓄势。每次危机来临,民营企业的资金问题首当其冲。在各级政府的积极干预下,优质民营企业的资金缺口能得到缓解,然而大多数中小企业融资问题长期难解,已成影响我国经济发展的心腹之患。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周德文尖锐地指出,解决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融资危机,我们可以有应急的措施,但更重要的是从进行更深次经济体制的改革,尤其是金融体制的改革。


提到金融改革,周德文是当之无愧的“急先锋”。早在2011年10月4日,在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赴温州考察调研时,周德文就大胆向温总理提出了“为中小企业减税、加快金融改革和金融对内开放步伐……”等建言,是第一个见诸报端向国务院总理当面提出金融改革试点设想之人。2012年3月,全国首个金改区——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获批,目前已历时六余年。


然而,身为温州金融改革的首倡者,周德文认为改革的力度还不够、认为做了大量工作,但没取得重大突破!由于种种因素的限制,金融体制的改革及金融业的发展中,高度垄断没有完全打破,中小企业金融机构较少,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发展缓。慢。“政府必须重启金融改革。”周德文掷地有声地说。



民间借贷合法化一直是周德文攻坚的一个方向。在民间借贷阳光化的大势所趋下,多年来他一直致力于推动民间借贷立法。2011年,周德文曾自发地组织了对民间借贷和立法进行研究,起草编写了《民间投资促进法》立法的建议稿和《民间借贷法》立法的建议稿,并报到了全国人大和央行。2014年3月1日,《温州市民间融资管理条例》正式实施,标志着民间借贷立法在地方上的破局,虽然这个法规出台之后只在温州地区有效,但是为其他地区立法积累了经验,为全国立法打下了基础。周德文进一步呼吁,各级地方政府应尽快对民间借贷立法,形成星星之火局面,让有关部门认识到立法的重要性,使民间借贷能够规范化、阳光化的运作,从而改善中小企业融资难。


周德文还指出要打破垄断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服务业,以筹建大量为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服务的小金融机构,如国外的小商人银行、社区银行,门当才能户对,中国只有大量出现小金融机构才能真正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困难。


周德文认为中国的投融资体制需要不断改革和完善,要增加中小企业直接融资的渠道,如完善“股权市场”、“债权市场”,提升中小企业发行股票和非上市股权上市交易及通过发行债券来达到融资的能力,而不要过多依赖间接融资即银行贷款。



“融资难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老大难的问题,金融改革的目的就是把大量民间资本跟实体经济中小企业之间架起一个桥梁。”只有中小企业的资金源头有了多元化的活水,中小企业支撑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石力量才能得到更稳定的发挥。

 

贸易摩擦、去杠杆、去产能......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内忧外患交叠形成的复杂局面,使得即将过去的2018犹如漫漫长夜,即使睁开双眼奋力寻找,也往往困顿不已,不得其所。


然而回望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的1998,以及美国次贷危机弥漫的2008,于忧患之中逆流而上的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的历史身影,以及他们在今天的积极作为,都给予了中国企业继续勇往直前的力量。



周德文忧虑的是企业家精神的消减以及企业家信心的丧失,“专注事业、永不言弃的企业家精神的减弱是非常可怕的。困境当前,广大民营企业家要坚定信心、发扬企业家精神,练好企业内功,提高经营能力、聚焦实业、做精主业的精神,努力把企业做强做优,增强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这是周德文对民营企业家的期待,也是2019对中国企业的展望。


防伪验证|联系我们|投诉平台|友情链接|中和正道商学院

Copyright 2017 上海中和正道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沪ICP备17013370号-1